当前位置: 首页 > 霞浦民俗 列表

霞浦糖塔那些事 作者:至爱亲朋

发布:2017-12-20 20:51来源:霞浦摄影网
文章来源:爱尚霞浦

糖塔,是福建省宁德市霞浦县民间食品工艺中极富特色的品种之一。糖塔用白糖、色素等混合在锅里熬煮化后浇入预制的各种花样的木模中冷却而成,品种有动物、花鸟、筑物等,造型逼真,品种既可观赏又能食用,吸引着人们的眼球,更为小孩所喜爱。

IMG_5549
 
以上是度娘对“糖塔”官方定义,各位客官很容易查看到,以及后面对它历史渊源的描述,赋予强烈的斗争色彩,无非是在某个久远年代(嘉靖年间)的中秋之夜,我们松城被人多势众且残忍凶悍的倭寇围城,后英明神武的戚继光大将巧使“曳石”空城妙计,吓的小日本屁滚尿流,当然强悍的松城人民也吓出一身冷汗。为了感谢留守的少数戚家军官兵和那些曳石青年哥,松城群众纷纷拿出原本过中秋节的糖糕饼,上演一场本土版人民军队人民爱的拥军大戏。后才演变成为传统民俗,曳石成为松城和沿海乡镇中秋之夜的保留节目,咸饼肚脐挫一个洞,傍上英雄的名字成为“光饼”,当初的小糖块也演变成糖塔等中秋高端特色食品。
 
IMG_5550
 
上述桥段绝非空想,若处于那个年代,我们的松城还属于福宁府(州)郡城所在地,虽说没有富甲一方,却也是一直为闽东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素有“闽浙要冲”、“海滨邹鲁”的美誊。当时的时髦叫法称咱是“府里”的人,牛掰程度直逼“俺铁岭那旮旯”的。不过树大招风,钱多招贼,自明洪武年间起,以小日本为头的倭寇一直觊觎福宁府的富庶,时不时来骚扰抢掠,几次甚至都召集近万贼人兵临城下,也不愧我们习武成风的松城民众一惯骁勇强悍,加上有自洪武年后陆续修建加固的厚实城墙,当然更在威名远扬的“戚家军”官兵的坚强后盾保护下,确保了一方百姓的平安。
 
把糖塔揉进这样主旋律的因素无可厚非,糖塔配光饼虽然是咸甜掺半也非不能下咽,但是把糖塔这民间独特食品的形成说成这样由来有一些牵强,霞浦的糖塔的形成跟“虎镇塔”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虎镇塔”,位于松城龙首山西北的塔岗山上,为七层八角形阁式结构,从明代林元参《虎镇朝霞》里面的诗句和在一九六四年在龙首山麓挖掘的明万历吴大傅夫妻墓志铭内容“西原??埋玉光,虎镇浮屠山绝岗。”结合佛塔明显的明代的建筑型制等综合因素考虑,基本可以推断为明代所建。老霞浦人有比较看重中秋节的习俗,逢年过节许多松城人衣着新亮,偕老扶幼举步登临塔岗山,围绕“虎镇塔”远眺松城全貌,这些习惯甚至维持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只是现在游玩的项目和旅游的景点实在太多,人们逐渐淡忘这个地方。
 
IMG_5551
 
说逢年过节喜欢登塔岗山,围绕在“虎镇塔”游览的习惯不是现代霞浦人凭空兴起,《霞浦县志》这样记载:“每逢大比中秋夕,里人燃灯数百盏于塔,以为科名预兆。”三年一次的“大比”(乡试),现在的话叫“考秀才”,极似当下的高考独木桥,有着崇儒重教光荣传统的福宁府人民,把这样的中秋夜赏月活动硬生生地办成高考誓师大会。要知道,把百盏红灯高高悬挂在“虎镇塔”上,肯定是那年参加高考的考生家庭,那些励志的场面映衬着通红的宝塔加上背景的一轮明月,绝对是上佳的景致。
 
可以想象每三年一次的“大比中秋之夕”,一定把那些踌躇满志的高考生鼓噪得心潮澎湃、血脉喷张。那时的霞浦也盛产能制成糖“甜蔗”,(霞浦现在还有,以沙江南屏甘蔗为最有名)相应的制糖业十分发达,一度成为上贡佳品。于是,能工巧匠们把糖制品作出“虎镇塔”的形状,既能吸引“吃蔗”群众,又能鞭策当年的高考生,不成为“卖点”都难。
 
IMG_5155
 
这一切不是我是胡乱猜想,各位看客吃客有没有发现,霞浦现在所制作的“糖塔”绝大多数都是七层的八角宝塔,每个造型和塔岗山上的“虎镇塔”极其相似,这一切绝非偶然巧合。塔在佛教中称为浮屠,人们都有拜塔如拜佛的说法,且塔有驱邪镇妖之功能,那时候的福宁大地外有倭寇肆虐,内有虎患成灾,民众肯定有向往幸福祈求平安的美好愿望,所以借助的“糖塔”寓以美好的祝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就连“糖塔”相关的衍生品也基本都是孔雀、狮子、金鸡、奔马等祥瑞的飞禽走兽。这些糖制品颜色多为红色,霞浦土话有一句俗语“好看不过红,好吃不过癫(甜)”人们把生活中最美好的愿景集中在这小小的糖塔之中。
 
在霞浦的婚庆旧俗中,不管是下定和嫁娶之日一直有分发糖人的习俗,特别是订婚之时,男女双方互赠小红糖人百个,名曰“百喜”。至今这个习俗还保留着,只是人们为了方便,以时令糖果代替,这些都是糖塔形成最可能的因素。
糖塔现在仍能在中秋节前霞浦老城区的街头巷尾看到,也扯上一个响当当的名号“中华传统非物质遗产”,因为这样能多买一些价钱。若要这个独特的民间食品长久传承下去,恐怕得换一种经营思路,我们不奢求它大放异彩,只是想回味家乡的时候还能尝到这甜蜜的味道。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