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霞浦民俗 列表

福建霞浦盐田古渡边的离人悲歌

发布:2019-01-13 09:37来源:霞浦摄影网

“多情自古伤离别”,世人又有多少不说离别?汴京古渡那双“泪眼”俘虏了众生,恨不得,穿越那年,“执手相看”,这个悲戚的女子。

然而,三变没有想到,在他“酒醒杨柳岸”的时候,离家几百里之外,一个叫盐田的古渡边上,一位长溪美女,一曲离歌,哀动路人。明代文学家谢肇淛,于万历三十七年游长溪地,辑《长溪锁语》,记载了这件事。

故事的女主人公叫楚云,宋代长溪名女,才色兼具,与到此游学的杭州申生一见钟情,并有伉俪之约。但是,不久,申生欲还家参加三年一次的礼部省试。楚云急求于父母,愿随申生同去,未得到许诺。楚云追送至盐田渡,牵袂陨涕,路人动容。

IMG_0206

盐田渡口,兰舟催发,极度悲伤的楚云为诗相赠:“仙旆云装不忍看,一声去也下床难。春归忽忆花无主,莺语应怜柳易残。枕上泪痕湘竹冷,镜中人影楚云寒。因风掩泣还藏笑,歌扇何时制合欢?”

楚云说呀,你穿戴好了,我不忍心看着你;你说要走了,被里还有你的余温,我舍不得下床来;就像春天一样,你要回去了,突然想到自己,如无主的花儿;那些悦耳的话语始终会伴随着我,但是岁月的风霜却很容易摧残我的容颜;留在枕头上的泪痕和那冰冷的湘竹席,将见证我今后的寂寞,那镜中的人影,看着我在孤独中颤栗;我借着吹来的一阵风,用手遮掩哭泣的泪眼,把我的笑留给了你,什么时候还能在一起,缝制我们的合欢扇呢?

申生也以诗答:“茫茫沧海渡,不及两情深。红烛相逢泪,青衫欲别心。山留愁黛色,莺学子歌音。枕上鸳鸯约,重来未可寻。

“未可寻”在那个时候是多么的实在,申生的直白,是那种平静尔后撕心裂肺的痛。谁都清楚,此一别,你我天涯,扇不再圆。谢肇淛说“遂绝”,而“时人多传诵之。”

从此,盐田古渡上多了一曲这样的离人悲歌。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