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霞浦,遇见白茶
admin
发布于 2020-05-30
3427

在霞浦,遇见白茶
文/蓝惠娟
我是不爱喝茶的,虽然我是闽南人。我不爱喝茶,但我对茶也是略知一二,因为我是闽南人。茶在闽南是有一定地位的,茶在闽南人生活里是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被称之为“茶米”。茶具、茶叶是家家户户必备的家什,犹如粮食和炊具。据说,这功夫茶最早在闽南的漳州扎根。所以我一直以家乡的闽南功夫茶的为傲,却不爱喝茶。直到有一天,我到了霞浦,遇见了一位养在深闺的女子,我才开始喝茶,品茶。

初见白茶,对她清汤寡味的茶汤能“治瘟”颇是不信的。在我记忆里,父亲每天茶壶里倒出来酽酽的茶,如苦药般的难咽,没见能治什么病,却只会让我喝得胃疼,何况这清寡的茶汤。

微信图片_20200530103530.jpg

初夏的霞浦,海洋性的气候特别显著。今天艳阳高照,恨不得穿纱衣裳,别急,保不齐明天可能就是春寒料峭,急得你夹袄裹身。这不,一不小心就中招,感冒了。刚好村里的茶农送来一些白茶,我泡了两壶水,好了。我第一次被这茶汤折服,不知不觉走进她的世界。

其实,霞浦种茶历史悠久远远不亚于闽南。这里的白茶更是被奉为药茶。《本草纲目》提到“闽产瘟茶,福宁府产之”,“福宁府”的前身“长溪县”,“长溪县”县的前身“温麻”。唐武德六年(623)以温麻县地改置长溪县,元至元二十三年(1285)年长溪县升福宁州,治所在今霞浦。《福宁州志》中又记载:“瘟茶,治瘟”,可见这里的茶叶自古被当做草药而闻名遐迩。

白茶的确是可以作为药茶的。在缺衣少药的年代,白茶中的白毫银针成为闽东人民的珍宝。至今,咽喉肿痛、小儿麻疹、感冒发烧、肠胃不适,水土不服等常见小疾都有特殊的疗效。老百姓口口相传着“一年茶,三年药,七年宝”的歌诀,说的就是这神奇的白茶。相传,古代富家女出嫁两个锡制茶罐的陈年银针是必备的嫁妆;一直到晚清,北京同仁堂每年还要购买50斤陈年白茶用于配药。无怪乎,东晋时期号称“小仙翁”的葛洪,带着子侄跋山涉水来此炼丹修道,想必是这里盛产的香茗吸引了他。现在霞浦境内的葛洪山据说还遗有他当年煎茶的茶鼎。

白茶中的至宝当属银针,尤其是首采银针,首采银针里的极品要属“元宵茶”。这是霞浦当地特有的茶品,也就是崇儒后溪岭的“春分茶”,是霞浦的非遗茶品。它是从早芽优质品种中精选出的极品白茶。这种极品白茶不仅对芽尖的筛选要求苛刻,对采摘时间也要求严格,必须要在太阳出来之前,露珠未干之前,讲究的茶农还会在背后背个小水桶,采下来的茶叶放桶里,这样保留芽头的水嫩,又不会混杂上采茶人的汗水。采摘茶芽的最好是女子,女子手轻柔,力道适中,娇嫩的茶芽,不易被碾碎。每到春茶采摘季节,人面桃花在道道碧绿的茶山中若隐若现,形成霞浦山野里特有靓丽的风景线。

微信图片_20200530103407.jpg

白茶采摘虽然讲究,但是加工却是道法自然。她无需繁琐的杀青、揉捻的事事雕琢,只需和煦的春阳暖暖的照拂,就可完成华丽的转身。正因为她独特的制作工艺,使得她不会如绿茶的青涩,也没有红茶的浓烈,更重要的是这种加工工艺,没有破坏白茶营养成分,里面有益于人体的维生素、矿物质,茶多酚等生化成分被很好的保留,使得她有极高的保健功效和药用价值。

在霞浦的日子,我遇见白茶。她如茶之仙子,韶龄正当的她,未启朱唇而吐气若兰;她如茶之仙子,不食人间烟火,只饮天地之精华,清新脱俗;不温不火随性自然在光阴的流转中,静静散发自己独有的芬芳。


X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使用“扫一扫”,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